济南长清古墓

济南长清“甲”字形东汉墓 墙面美观绝伦

罕见!济南长清现“甲”字形东汉墓,墙壁地面铺满太阳纹饰青砖,还带半个回廊,由墓道、甬道、墓门、前室、耳室、后室、回廊组成。

济南长清古墓

济南长清“甲”字形东汉墓

此次发掘是为配合长清区平安片区平安店村旧村址地块A-1、B-1土地出让而进行的。发掘期间,正值酷热多雨的盛夏时节,为配合工程建设,考古队在保障工作人员和文物安全的前提下,高温中仍坚守工地,加班加点对墓葬进行清理,顺利完成了工作任务。

此次发掘共清理墓葬38座,按时代可划分为春秋、战国、西汉、东汉、魏晋、清代等不同时期。出土完整及可复原器物110余件(组),主要器形有陶壶、陶罐、陶豆、陶鼎、陶盘、陶耳杯等,另有少量陶鬲、陶案、陶魁、铜钱、铜铍、铜戈、铜镜、铜铃、铁削、铁凿等。

本文图片来源:中华网山东频道

编号为M38的春秋墓随葬品有陶盖豆、陶鼎、陶卮、陶壶、陶匜、铜铍

此次考古发掘项目执行领队颜奕告诉记者,发掘的38座古代墓葬,初步判断,其中春秋时期4座,战国时期3座,西汉20座,东汉4座,魏晋4座,清代2座,另1座时代不明。

其中,春秋墓都为简单的土坑竖穴墓,墓中都是一棺(个别有椁),其中编号为M38的春秋墓随葬品有陶盖豆、陶鼎、陶卮、陶壶、陶匜、铜铍。

颜奕表示,出土的陶卮有两件,有彩绘,且带三角纹饰,十分少见,推测是酒器。3座战国墓中其中2座出土有铜铍,另一座出土有铜戈,推测很可能是一般士兵的墓。

本次发掘较为重要的发现是一座东汉晚期的大型砖室墓。该墓编号为M34,整体平面近“甲”字形,由墓道、甬道、墓门、前室、耳室、后室、回廊组成。该墓顶部券顶破坏无存,仅存砖墙与铺地砖。所用青砖均为花纹砖,墙砖及铺地砖纹饰主要为太阳纹,后室北部铺地砖刻有吉语“大吉昌”。

该墓形制较为特殊,墓室东侧有推测为回廊的构造,为山东地区同时期墓葬所罕见,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M34东汉砖石墓

对于这“回廊”,颜奕表示,西汉晚期开始出现平面呈方形回廊式的砖室墓,但只有诸侯王、列侯才有资格使用,“东汉时期回廊式墓开始较为常见,而且等级范围也有所扩大,身份较低的官吏也可使用。回廊式墓的回廊一般环绕墓室一周,而M34只在墓室东侧设置有半个回廊,这种形制是非常罕见的,根据墓葬形制推测墓主身份可能为中下级官吏。”

值得一提的是,这座墓葬中刻有羊头图案的门楣和朱雀图案的门柱是在墓葬旁边发现的,考古人员根据尺寸比对确定其属于M34号墓。

另外,M34随葬品也比较丰富,有陶案、陶盘、陶耳杯、陶魁、陶樽、陶勺、陶甑、陶熏炉、连枝灯盏、陶厕、五铢钱、铜镜等。颜奕说,其中的陶器多为红胎绿釉,也十分少见。

此次发掘的墓葬形制多样、随葬品组合特点明显,丰富了济南地区春秋至清代的墓葬资料,为研究各时期社会、经济、文化、丧葬习俗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什么是古墓

坟墓是一个封闭的空间,用于存放死者的遗体。传统上,坟墓位于洞穴、地下或专门为存放死者遗体而设计的结构中,通常还有他们的财产、亲人,或者像乌尔城被称为 "大死亡坑 "的坟墓那样,还有一个人的仆人。以色列的Natufian墓,可追溯到大约公元前12000年,里面有一个人的遗体和他的狗一起埋葬。

坟墓一直被认为是死者的家,有史以来的每座坟墓都是以这个概念为基础建造的。坟墓是死者最后的安息之所,然而,其灵魂将在另一个领域继续生存。个人工艺品或宠物通常与死者埋在一起,因为人们认为它们在来世会被需要。

坟墓的建造也会反映出埋葬在那里的人的地位以及某种文化对来世的信仰。从美索不达米亚到罗马的古代文化都认为死者来世会继续存在,有关鬼魂的古代故事(如罗马作家小普林尼在约公元100年讲述的著名故事)都与死者的不当埋葬有关。

来自美索不达米亚、中国、希腊和玛雅等不同文化的古代碑文都提到了尊重埋葬和纪念死者的重要性,以及不这样做的可怕后果。

默认图片
济南本地小管家
找济南网站首席文案写作人员,为您分享济南本地的厂家、公司、服务等信息!
文章: 55

留下评论

Address
304 North Cardinal St.
Dorchester Center, MA 02124

Work Hours
Monday to Friday: 7AM - 7PM
Weekend: 10AM - 5PM